您當前所在位置:手机看片>排放權交易服務
碳交易平台七雄爭霸 綠色金融體係建設進行時
發布時間:2015-08-18      點擊次數:758次 保護視力色:

來源:明悅碳投  時間:8月17日

 

中國碳市場的建設速度超乎了絕大多數人的預料。2012年以前,三家交易平台處於搖旗呐喊、喚醒市場階段;2013年-2015年,七家交易平台蓄積自身實力;2016年以後,七家交易平台中,弱者將被“消滅”。

目前,七家交易平台均已將成為“國家級”平台確立為最高目標。未來誰能夠實現這一最高目標,取決於誰能在內部製度建設、市場運行規模等方麵拔得頭籌。

一則小消息,揭開數千億規模市場霸主之爭的殘酷。

“全國統一碳交易市場的建設步伐正在加速,有望年內落地。”在全國七大碳排放交易市場運行兩周年之際,這則消息自然引出一個話題:今日碳市場七雄,誰能脫穎而出?

業內人士對全國統一碳市場後各交易平台的命運多有猜測:或取而代之,另外建立一個全國性交易所;或從現有的7家中直接指定1-2家國家級交易所;或讓7家交易機構自由競爭,采取優勝劣汰方式進行遴選。

無論哪種方式,7家交易平台將會展開激烈爭鬥。

七雄登場

最早成立的3家交易所業務範圍相對較廣,較晚成立的廣東、湖北和重慶三地交易所,甚至深圳排放權交易所,主營業務基本圍繞碳交易,包括相關的谘詢、培訓、投融資等衍生服務

碳排放權交易是“排汙權交易”下屬的一個分類,簡單理解,排汙權交易即汙染者之間相互買賣汙染權。美國國家環保局首先將此種交易運用於大氣、河流汙染的管理。此後,德國、澳大利亞、英國等相繼實施。

《國家應對氣候變化規劃(2014-2020年)》要求,到2020年,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%-45%。2011年10月,國家發改委為落實“十二五”(2011-2015年)規劃關於逐步建立國內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要求,同意北京市、天津市、上海市、重慶市、湖北省、廣東省及深圳市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。

早在2008年,北京、上海和天津成立了各自的碳交易平台,3家交易平台最初希望成為中國CDM信息和項目的核心交易平台。2010年,深圳排放權交易所成立,另外3家交易平台(粵鄂渝)均是在2011年底國家發改委印發《關於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工作的通知》後成立,且均取名“碳排放權”。2014年6月,7個試點中最後一家重慶碳排放交易所開業。首批行業企業將由電力、冶金、有色、建材、化工等5個傳統製造業和航空服務業,年排放量大於2.6萬噸的企業構成,碳市場排放量可能涉及30億噸至40億噸。

“建立碳排放權交易試點的決定表明,中國政府將充分發揮市場機製在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中的重要作用,以碳排放權交易機製為手段控製溫室氣體排放,推動低碳經濟發展。” 韓融、何陳棋分析。

排汙權交易的一般做法是:政府機構評估出一定區域內滿足環境容量的汙染物最大排放量,並將其分成若幹排放份額,每個份額為一份排汙權。政府在排汙權一級市場上,采取招標、拍賣等方式將排汙權有償出讓給排汙者,排汙者購買到排汙權後,可在二級市場上進行排汙權買入或賣出。不過目前,中國的汙染排放額度,以免費發放為主,拍賣、招標等機製正在逐步建立。

2014年12月,國家發改委頒布了《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辦法》,具體解釋和規定了配額管理、排放交易、核查與配額清繳、監督管理、法律責任等幾個部分。按照國家發改委的規劃,中國將在2016年啟動碳排放權交易的全國統一市場,預期2019年以後,碳交易市場將承擔溫室氣體減排最核心的作用。

據國家發改委氣候司國內政策和履約處處長蔣兆理介紹,全國碳市場建設大致可以分為3個階段。其中,2014年至2016年為前期準備階段。這一階段是全國碳市場建設的關鍵時期,必須明確時間表、路線圖、責任人、檢驗標準,使所有工作均按照施工圖推進。2016年至2019年是全國碳交易市場的正式啟動階段,這一階段將全麵啟動涉及所有碳市場要素的工作,檢驗碳市場這個“機器”的運轉情況,但不會讓“機器”達到最大運行速度。2019年以後,將啟動碳市場的“高速運轉模式”,使碳市場承擔溫室氣體減排的最核心的作用。

“未來,碳排放權交易市場,將承擔溫室氣體減排的最核心作用。”國家發改委表示,預計到2020年,中國每年碳排放許可的期貨市場價值,將達到600億-4000億元,現貨市場將達到10億-80億元。

兩年摸索

從2013年6月試點開始至2015年3月31日,7個試點省市累計成交量約2000萬噸,累計成交金額近13億元,但是有些交易所交易不太活躍

國家發展改革委氣候司副司長孫翠華此前表示,7省市的碳交易試點都明確了交易範圍,設定了控製碳排放的目標,建立了碳排放的核查體係,也建立了注冊登記係統和交易平台。碳交易的初衷是迫使企業減少碳排放,那麽試驗兩年來,碳排放實際減少碳排放的情況如何?試點的哪些實際案例經驗,將成為全國碳交易市場的規則?

記者嚐試統計各試點省市的減排效果,卻發現這些信息並不公開,隻有獲得密碼的單位才能登陸。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又向多位碳金融的專家詢問碳交易後的減排效果,對方均表示尚無統計信息。

一些省市公布了一部分減排結果。“(廣東)控排企業2014年總體碳排放總量比2013年下降約1.5%,4個控排行業(電力、水泥、鋼鐵、石化)中有約60%的企業的單位產品碳排放強度有所下降。”南方網引用廣東省應對氣候變化研究中心相關負責人稱。

目前碳交易試點的成果,討論最多的是其交易量。據國家發改委氣候司國內政策和履約處處長蔣兆理介紹,從2013年6月試點開始至2015年3月31日,7個試點省市累計成交量約2000萬噸,累計成交金額近13億元。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發現,短短3個月就猛漲了2.5倍成交額,因為據《東方早報》報道,截至2014年12月8日,全國7個碳交易所的累計成交量為1460萬噸,累計成交額為5.4億元。

“如果交易太過活躍,表示各家企業額度可能都太少,都要搶,或者都太多,都要搶著賣,如果交易太過冷淡,又表明企業可能都不夠用,不願賣,或者都用不完,不願意買。” 在“自然資源保護協會”擔任能源與氣候變化顧問的楊富強向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解釋。

廣東交易市場季節性猛漲現象尤其明顯。隨著6月份履約期的臨近,不少企業和投資機構也開始忙著從二級市場“搶碳”。據南方網援引廣州碳排放權交易所消息,在本履約年度,廣東碳交易二級市場2014年8-10月配額的月平均成交量為4.3萬噸,月平均成交額200萬元,而到了履約期鄰近的2015年2-4月,配額月平均成交量急劇增至12.6萬噸,月平均成交額攀至259萬元,增幅分別達到了193%和29%,另外由於中國核證自願減排量(即俗稱的CCER)交易係統的上線,2015年2-4月CCER共成交20.5萬噸,成交金額逾29萬元。

另一邊,重慶碳交易所開業一年,隻有開業當天有一筆交易。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從重慶網站公布的交易記錄查詢,開業一年以來,惟一的一筆交易是在6月19日開業當天,交易量為14.5萬噸,成交均價為30.74元。

“重慶幾乎放棄了通過碳排放試點,搶先建設碳交易市場的努力,隻是在開業當天安排了一筆交易。”一位長期研究低碳金融的課題組學者向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坦言,“眼看著全國統一市場就要開放,而試點市場與全國市場如何銜接還是未知數,同時又因為看到一些試點的交易並不如預期,重慶就沒有太大動力,去花費大量精力摸索自己的模式。”

一則教訓

碳排放額度、價格的確定一定要吸取歐盟碳排放交易市場的教訓,“許多問題需要在機製設計中加以防範,否則可能事與願違”

碳交易及相關業務在全球已具有一定規模。

5月26日,世界銀行發布《2015碳定價機製觀察》報告指出,2015年,碳定價機製可覆蓋全球12%的碳排放,首次對全球碳稅的價值做出評估,約140億美元。碳交易和碳稅的總價值達到500億美元。約40個國家和超過20個地區已采用或計劃采用碳定價工具,其中包括碳排放交易機製和碳稅,碳定價機製覆蓋上述國家和地區約一半的碳排放。而這些國家和地區的排放占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1/4,相當於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12%。

“讓碳市場承擔溫室氣體減排的最核心的作用,是一種可行的目標,不過在實現此目標過程中,歐盟的前車之鑒顯示,許多問題需要在機製設計中加以防範,否則可能事與願違。”中央財經大學氣候與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王遙向記者表示,“普遍認為,歐盟的碳交易沒有起到減排的太大效果。”

據王遙介紹,歐盟碳價所反映出的減排成本,已無法促進減排,“歐盟市場因經濟危機及配額過度發放、一個需求端和一個供給端的打擊,一路下跌,其交易價所反映出的減排成本,已無法促進減排”。

數據顯示,歐盟是目前全球第一大碳排放權交易市場,也被認為是碳排放製度建設最先進的地區,但是近幾年,其碳價格急劇下跌,甚至從每噸30歐元跌至每噸5歐元,“排放一噸碳隻需要支付5歐元,說明免費碳排放的額度太多,碳交易就失去了迫使企業減排的威懾力”。

在中國,由於無法跨交易所,所有企業隻能在本省市試點交易所交易,各地交易價格差異明顯,跨度24-80元/噸碳。總體而言,截至2014年12月8日,全國7個碳交易所的均價為每噸37.16元/噸碳,累計成交量為1460萬噸,累計成交額為5.4億元。

目前,七大碳交易所已經覆蓋超過12億噸碳排放,約占中國碳排放總量的1/8。9月21日,國際學術期刊《自然-地球科學》發表文章指出,2013年中國碳排放超過歐盟和美國的總和,達到100億噸。在全國統一碳排放市場建立後,全國總共100億噸碳排放量或將全部覆蓋定價交易。

怎樣確定每個企業獲得多少碳排放額度?目前由政府計算並免費發放,而具體如何計算就是項艱巨任務。

“碳市場是否能夠真正促進節能減排,總量設定的水平至關重要,是整個碳交易機製中最核心的頂層要素。”超越聯創環境投資谘詢(北京)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曹原告訴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。

目前試點多采用“基準法”和“曆史法”。基準法,給同一行業企業劃定基準線來計算分配配額,曆史法則是要求企業逐年減排,每一年的配額均比前三年的曆史排放要少。

“曆史法對於一開始就努力減排的企業不公平。如果前一年減排多,後麵就必須減排更多,一開始就不願減排的企業,反而有更多額度;而行業基準法又沒有考慮行業發展階段。”王遙向記者解釋。

王遙建議,在測算供給的方麵,配額發放要合理,靈活使用曆史法和基準法,避免發放過多;在測算需求的方麵,應考慮經濟結構是否順利轉型,經濟能否軟著陸,需充分考慮過往經濟增長及未來經濟增長預期。

碳金融體係

要豐富交易產品,在碳交易期貨市場建立時機尚未成熟前,可先探索可行的非標準化的衍生品,如遠期合約、碳互換等,並將碳保險產品植入衍生品合約,提高產品的吸引力,形成一個碳金融交易體係

“碳金融,絕非簡單的碳排放權交易。”中央財經大學氣候與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王遙向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提醒,它包括各個產業的綠色化轉型相關的金融服務,“圍繞可以確權的碳資產(配額和自願減排量),可以創新出很多新的金融產品,例如,碳資產抵押貸款、與碳相關的理財產品、碳基金、碳保險、碳債券、碳資產證券化產品、碳信托,以及以碳現貨為基礎的遠期、期貨、期權等碳衍生產品。”

除了發展碳交易市場,傳統金融如銀行、證券交易機構等,也正抓緊形成適應低碳經濟發展的新金融模式。繼2012年銀監會印發《綠色信貸指引》之後,2015年1月19日,銀監會與國家發改委在北京聯合發布《能效信貸指引》。

此前,傳統金融機構也一直在推進綠色信貸。按照中國銀監會統計,截至2013年末中國主要銀行機構綠色信貸項目貸款餘額5.2萬億元,占各項貸款餘額的8.7%。從節能減排效果看,中國主要銀行機構所支持的綠色信貸項目預計每年可節約標準煤18671萬噸、節水43807萬噸、減排二氧化碳47902萬噸。

由中國銀行業協會 、國開行、進出口銀行、工商銀行、農業銀行、中國銀行、建設銀行、交通銀行等29家銀行共同發起的中國銀行業協會綠色信貸業務專業委員會成立。目前中國大多數銀行已製定綠色信貸相關的政策製度。江蘇、浙江、深圳等20多個省市的環保部門和金融機構已聯合出台綠色信貸的實施方案。

其中一些銀行在發展綠色信貸方麵已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嚐試。比如招商銀行積極開展中間信貸、排汙權抵押貸款、節能收益質押貸款、綠色設備賣方信貸等創新產品。興業銀行率先在國內推出“能效貸款”產品,並形成了企業節能技術改造項目貸款模式、節能服務商或能源合同管理公司融資模式等創新型綠色信貸產品。

除了傳統金融機構,綠色經濟發展所需的金融支持,更在於85%的資金需來自民間。5月18日,中國央行首席經濟學家馬駿分析,為實現綠色經濟發展目標,今後五年中,中國在環保、節能、清潔能源、和清潔交通領域的年均投資需求分別應至少達到 8000億、2000億、5000億、5000億元左右,年均總量至少達 2 萬億元,占到GDP的3%。但是,根據中國的財政狀況,每年財政隻能拿出3000億元左右,即政府出資隻能占綠色投資的15%不到,社會出資的比重必須在85%以上。

而支持這85%社會出資的金融機製仍需形成有機係統。市場期待,發改委牽頭的碳交易市場與傳統金融市場的信貸、證券交易市場,能進一步融合。“關於建立綠色金融體係的努力還停留在碎片化狀態,我國亟須建立推動綠色金融體係發展的總體思路和政策框架。”馬駿透露,中國人民銀行正在和相關部委協商,擬推出中國“綠色金融計劃”,建議盡快建立國家級的綠色銀行,同時鼓勵現有銀行成立綠色事業部、推動成立綠色產業基金、發展綠色債券市場。

馬駿所牽頭的“一行三會”綠色金融研究團隊,正抓緊完成傳統金融體係支持綠色轉型升級的頂層設計,綠色金融體係建設將被寫入“十三五規劃”。

“目前‘碳金融’與傳統金融體係的‘綠色金融’是不同體係,因為國家發改委與一行三會的金融監管還尚未統一,兩方麵需要緊密合作,使新興的碳市場與傳統金融體係融合,共同促進經濟的綠色化發展。”王遙長期參與碳市場和傳統金融機構綠色信貸的課題研究,她向記者透露,所有一切金融體製的突破,仍需要一行三會與國家發改委的共同推進,“低碳金融目前最需要的是頂層設計”。